主页 > 健康新闻 >
“我是重症护理人,必须要坚强”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7-27 02:35   来源:未知   阅读:

【我的抗疫故事】

“我是重症护理人,必须要坚强”

安徽省首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员、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神经外科ICU护士 王琪

1月26日晚上11点钟,当我看到护士长发在微信群的通知,就毫不犹豫报名驰援湖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这之前,我已经在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神经外科ICU工作了近4个年头。能上“战场”是对我专业水平的认可,我内心很激动,护士长打来好多次电话,不断叮嘱……

报完名的24小时后,我随安徽省首批援鄂医疗队抵达武汉,又经过一天的院感培训,就上了岗。都说金银潭医院是武汉市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最前线,而ICU是一家医院的“生死线”。我和同事的任务就是守住金银潭医院的“生死线”。

穿一层隔离衣、一层医用防护服,再戴着手套,套上鞋套,戴好帽子、N95口罩,再加戴一层防护面屏……重症隔离区是病毒感染最高风险区域,这里的医护人员去一趟卫生间,光脱掉防护装备就至少要花20多分钟??重症病人耽误不得,防疫物资消耗不起,于是,成人纸尿裤成了我们工作中的“必需品”。然而,我很快就发现纸尿裤也派不上用场,穿上隔离服,ICU里每个人马上就浑身大汗??体液都被蒸发了,哪里还会有尿?

和我分在同一组的同事,都是拥有10年乃至20年重症护理经验的护师,作为医疗队重症护理组中年龄最小的护士,1994年出生的我有些“怯”。可当我踏进病房的那一刻,这些念头全都消失了。

在金银潭医院的ICU,我平均每天要工作6个小时,人手紧张时要工作10个小时,照管7到8个病人。重症监护室的护士不仅要为病人输液、抽血、透析、换药、记录各种检验数值,还要对病人进行翻身、喂食、排尿等生活护理,甚至要对病逝者的遗体进行先期处理。同事们能做的,我都能做!

我是个爱笑的姑娘,可在武汉流下了太多的眼泪,为病房里逝去的生命,也为那些强烈的求生意志。但我从没在患者面前掉过泪,因为职业准则告诉我:“我是重症护理人,必须要坚强。”

我还记得有位年近七旬的爷爷趴在病床上,在我们的鼓励帮助下一点点地吞下药剂,他说:“我愿意试,只要能活下去!”;还有一位切开气管,重度昏迷的三十多岁男性患者,在听到我们给他读妻子的来信时眼角涌出了热泪……一个半月后,这位患者症状得到明显改善,转去了普通病房,生命总是充满了奇迹!

武汉之行,我瘦了十斤,但人更精神了。如今的我,已经回到之前的工作岗位。我想约着那些一起为武汉拼过命的战友们来年春天来个“故地重游”。这一次,我们要站在阳光下,看樱花,喝藕汤,吃小龙虾!

(光明日报记者 马荣瑞采访整理)

《光明日报》( 2020年07月18日 06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