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汽车资讯 >
南朝吴歌与魏晋风流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9-09 05:47   来源:未知   阅读:

作者:曾智安(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魏晋风流是魏晋时期上层士人间形成的特定人物审美范畴,多载录于南朝宋人刘义庆编撰的《世说新语》,体现于士人独特的言谈举止及逸事中,是当时精英文化的代表,为南朝士人所津津乐道。而南朝吴歌主要表现江南地方风情与普通儿女的日常情态,虽然至晋、宋间已流行于上层社会,但正统人士多以妖俗视之。《世说新语?言语》篇载:“桓玄问羊孚:‘何以共重吴声?’羊曰:‘当以其妖而浮。’”《北堂书钞》卷五九引《晋中兴书?太原王录》亦载王恭批评谢石醉唱吴歌是“效妖俗之音”。极端者甚至将吴歌视作魏晋音乐及文化传统的对立。宋顺帝?明二年,尚书令王僧虔上表议论《三调歌》时说:“今之《清商》,实由铜雀,魏氏三祖,风流可怀,京、洛相高,江左弥重……十数年间,亡者将半。自顷家竞新哇,人尚谣俗,务在噍危,不顾律纪,流宕无涯,未知所极,排斥典正,崇长烦淫。”所谓“家竞新哇,人尚谣俗”主要就是指吴歌。在王僧虔看来,它们“崇长烦淫”,排斥“典正”的曹魏乐歌。又《南齐书?萧惠基传》载:“自宋大明以来,声伎所尚,多郑卫淫俗,雅乐正声,鲜有好者。惠基解音律,尤好魏三祖曲及《相和歌》,每奏,辄赏悦不能已。”宋大明以来的“郑卫淫俗”也主要是指吴歌,被认为是魏三祖曲及《相和歌》等“雅乐正声”的反面。因此,南朝时期,魏晋风流与吴歌虽然都流行于世,但乍看之下,似雅俗异路,适为反对。然而吴歌与魏晋音乐及其文化传统并非完全对立。吴歌中的一些曲目本身就是魏晋风流的产物。如《懊侬歌》本是西晋石崇爱妾绿珠创制,《碧玉歌》据传是晋汝南王为其爱妾所作,且与名士孙绰颇有关联,蓝月亮心水玄机;《桃叶歌》与王献之接其爱妾渡江之逸事有关,《团扇歌》则源于晋中书令王珉与其嫂婢谢芳姿情好的美谈。这些都是对魏晋士人风流逸事的直接表现。而吴歌中还有一些曲辞看似略不经意,实则也应是对魏晋风流的隐性书写。

吴歌与西曲曲辞是南朝乐府与民歌中最为精彩的部分。其中主要产生于东晋、刘宋时期的吴歌年代更为靠前,色更为鲜明,并且影响了西曲的产生与发展,为历代所关注。但其与魏晋风流的书写问题,却较少有人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