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必修课
严惩鼎城区蔡家岗镇蛀木之虫 落实林权改革
发布日期:2022-09-20 20:39   来源:未知   阅读:

  第一节:“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是一些人的为官处事之道。为了既得利益,这些人为所欲为,无所不为!挑战法律和道德的底线,违背做人的准则与良心,致使国家政令不通,民意诉求不达,百姓维权无法实现!

  今年四月以来,常德市鼎城区蔡家岗镇政府与下属各村民委员会相互串通,暗箱操作,未经任何村民的同意与听证,便对北山一千多亩集体林地举起了屠刀!

  抗拒政策,乘改革之机与民争利,变卖砍伐高经济杉木林;肆意采割松脂,致使几万株松树体无完肤,伤痕累累!

  此等镇村组织不经民主决议,仅凭手中权力的胡作非为,激起了各村组农民的强烈不满与愤慨,同时也引发了村组农民与镇村干部关于北山林场的山权林权之争。

  8月8日,村民代表将《放下屠刀,还林于民》的信访书递呈蔡家岗镇政府,正式提出:“停止伤害,执行政策”的诉求;8月14日,又将此发往湖南省红网《百姓呼声》栏目组;8月20日,直接呈往市、区两级信访局。

  但是,至今两个多月过去了,现行的国家集体林权改革制度却没有在农民亟待求助的时候得到落实;庄严的中国森林法律亦没有在北山林场急需保护时得到体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干部操守成了天方夜谭;高高举起的屠刀不仅没有放下,反而更加疯狂与残无人道!

  今天的北山林场,凡胸径在10厘米以上的松树都没有幸免于难——皆遭到了剥皮放油(中华人民共和国林业部松脂采集规程明文规定:采脂的松树,胸高直径至少达到20厘米)!被采脂的几万株松树90%以上都没有达到规格标准;每株割面负荷率都在70%以上(按规定不得大于40%)!纯为掠夺性经营!

  延寿村陆堰组已分到个人,并颁了证的自留山上的杉树,也都被当作集体林地被镇政府卖掉,按“三七开”取小头承诺给农民,政府干部拿现钱,农民自己得赊帐!

  采脂商人赵某来自永州外地(曾几何时却成了镇林业站某干部的老俵),据其雇佣的工人透露,他们没有取脂证(事发后可能已补办),运输松油采用密封车(涉嫌偷漏税)。到现在为止(半年时间内),已收割卖出四次松油,每次重15000斤左右,毛利16万多元,除去工人工资,已获利10多万元,而与镇村干部私签的1.6元/株/年的四年取脂合同总支出都不到10万元。他们(指镇干部与赵某)关系特殊,有人出5元/株/年都得不到割油机会。

  北山林场是人民公社时期遗留下来的农民集体资产,经营处置、签订合同必须依法进行集体听证、公开召示与投标。而蔡家岗镇镇村干部却视百姓如无物,以权代法,权大于法!不仅造成了大量集体资产的流失,更给北山林场带来了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历经千刀万剐的北山松林将经不起风吹雨打与严寒冰冻,遭致无数林木枯死与断折!

  这些披着护林外衣的蛀木之虫,掌管着人民赋予的权力,拿着公民纳税的钱,打首“勤政为民,廉洁奉公”的旗号,却干着执法犯法与出卖人民利益的勾当!

  更甚的是,在贱卖人民财产的时候却采取高压政策为其不法行为保驾护航——护林公告牌上针对破坏取脂与盗伐林木的“违者无论大人、小孩一律罚款1000——5000元”的私法即是例证!

  第二节:面对不同的声音,这些人敷衍、搪塞、自圆其说,踢皮球、打迷踪拳、愚弄与恐吓等十八般武艺全套尽使……

  从2002年开始,大堰组村民就开始向蔡家岗镇政府提出要求履行《关于北山林场给延寿、泉垱两村经济补偿的协议》,补付从1999年开始拖欠的经济补偿金(86年镇政府将各村在北山的林地经营权予以全部流转,却只与两村签订补偿协议,每年象征性地补偿),遭到其拒绝。理由是:北山林场这些年没收益,就没有钱给!

  今年4月取脂之后,镇政府发了“财”,大堰组村民再次提出补偿金一事,不料镇政府干部又以另一条理由予以拒绝:合同已经作废了,各村在北山的地已都被镇里征收!

  在极度气愤与无奈之下,2008年8月8日,大堰组村民联名提出了正式信访,既然合同已作废,土地也被没收,那就只有按国家政策,实行林改,收回主权!

  然而,此举便更深地触动了某些人的利益,使一部分当权者们恼羞成怒!但这些人应对有招,使农民维权继续一次次走向死角!

  8月19日,在大堰组上市区信访的前一天,村民代表再三向镇林业站提出按政策“还林于民”,站长林某方才答应考虑在经济上给予适当补偿,关于北山林权却作了一番“精辟”的阐述:“有没有这个(林改)政策,我不晓得;如果有这个政策,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该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北山林场不光你泉垱村有地方(即土地),其它延寿、高桥、宝家山等村也有,不是一天两天说得清楚,搞得明白的!”“集体林场你说退还就退还啊?那当初收的地主的田,现在不也要退啊!”,最后一句:“找村里解决”!把“球”踢向了村委会!

  8月24日,《放下屠刀,还林于民》的投诉书在媒体见网;25日,镇政府开始有所触动,召开了各村干部会议,稳定民心,阻止改革之风的事态扩大!

  8月27日,蔡家岗镇政府召开紧急会议,泉垱村支书打电话恐吓大堰组信访村民,说其“惹出雷天大祸”,“不见棺材不掉泪”!并以红网来人调查为名,将其骗至镇政府会议室。而大会一开始,根本没见到任何上级来人,却只见到早已安排好的由镇书记钟某、镇长沈某、政法书记张某、派出所干事以及泉垱村支书樊某等七位头面人物组成的“批斗团”,大有文革时期“山雨欲来”的气势!

  整个会议丝毫未提解决问题之事,始终贯穿的全是威胁与恐吓;“你知不知道,你给乡里带来多大损失?!”,“你这是在诬蔑政府,我可以告你诽谤罪”!“赶快给我把红网上的东西消掉,否则我可以追究你的法律责任!”……七人联手的一轮狂轰乱炸,彻头彻脑地将大堰组的两位普通农民打懵!令其至今不解的是:为何保护山林免受不法侵害,反倒是给政府带来损失?权贵违法不见被惩,维权农民反被问成罪人!

  9月3日,红网调查与区林业局领导不期而至,给在迷惘中求索的大堰组村民带来一线日,为应付上级调查,迫于无奈之下,镇政府派人到北山特为大堰组的林地划了界。但同时也阐明了镇政府干部的“坚定”立场:北山的树可以归还农民,但必须花钱来买,松树的油继续要割,三七分成(按老规矩农民得三)!

  事后几天,更有新奇之事发生:一部分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在某些人的蛊惑之下开始与大堰组争端山林权界……

  从一开始信访就多次提出的“停止伤害,明晰产权”之事,至此依然没有打住,大堰组村民为之努力而获得的山权林权,再次又被完全虚置!

  9月12日,大堰组信访人针对“割油不止,界限不清”之事再次到镇政府要求“停止采割,明晰界权,颁发铁证”,并以相邻的桃源县已实行林改的事实质问为何常德县迟迟不肯落实,是否一国两策?此时的林业站站长再也不敢否认政策的存在,但对大堰组的质责仍然雄辩有词:“这是地域差异,(林改)这个政策是有,也正在搞,一些相关的措施与文件都还没有出台,要等!”一个“等”字便将一切的问题拒之于门外。也就是说,一切非法的行径都可以在这个没有时间限度的“等”字里照旧进行,一切合法的维权要求,就只能在“等”字过后再“研究”!

  9月17日,区林业局再度派人亲临北山,特意避开原先的村民代表,采访了几位老人,结论是:等几天再行划界,割油就没得必要停哒!其官官相护溢于言表!

  但至今一去杳如黄鹤,泉垱村大堰组村民的信访之路历经曲折迂回,最后从终点又回到了起点……

  第三节:北山的树仍在流泪,北山人的心仍在滴血!历经几十年风雨才长成的北山林场命途多舛,企求既得利益阶层大发善心,放下屠刀,已不可能;试图通过信访去解决一些问题似乎更难。大堰组村民准备在启动司法程序(要求赔偿)的同时上京反映情况,既然集体林权制度是中央制订发起,就只有在它产生与起源的地方求个明白,讨个公道!

  从1975年,蔡家岗人民公社“学大寨”,毁(油茶)林开垦植树以来,大堰组以及在整个北山失地的农民已三十三年没有收益(却交了三十多年的特产税),等待国家的好政策太久了(等得花儿都谢了)!

  “还林于民”的呼声既起,就不会因为某种险恶势力的压制而淹没!大堰组人深信:柳暗自有花明时!

  第四节:行政问责风暴已在我国各地掀起,数十名地方到省部级官员因“问责”落马,显示了我国整顿吏治的决心:行政不作为与造祸渔民者下课!

  也许,一些地方官僚只有在这种强劲的旋风波及之时,才会真正想到民生,关注民生,从而去改善民生!

  在此,我们呼吁社会各界与广大新闻传媒,替大堰组,替北山人,替曾经为建设北山林场出过力、流过汗的蔡家岗人民疾呼一声:“严惩蛀木之虫,落实林权改革”!

  2008-11-22 10:20:400等等唦蔡家岗历来没有一个好支书!有夺人妻者,逼人疯者!吃喝嫖赌皆全者!就是没有办事者!